商洛市小学欢迎您! 设为首页| 加入收藏|
首页 通知通告 校园新闻 最新导读 教育科研 交流中心 校园景色 资源中心 阅读中心 校园调查
作文秀吧
第224章
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道理
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再所
第461章 重口味的喵
第四十六章
第一百七十四章 鬼祟
第782章 妖魔渊(34)
第224章 钢琴节目换人
第50章 麻烦事

第224章

2020-09-11  来源:  作者:商洛市小学网

来源:[db:来源]作者: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:2020-09-08 “宿主,她真的是把你安排的明明白白的。” 沐柠感到无语,她没有空听系统吐槽,而是朝面前的人伸出了手 “你把我的手机还给我,你既然说我是来度假的呢,那我度假的时……     “宿主,她真的是把你安排的明明白白的。”

    沐柠感到无语,她没有空听系统吐槽,而是朝面前的人伸出了手

    “你把我的手机还给我,你既然说我是来度假的呢,那我度假的时候是不会把手机给别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待会我们自然会给您,您现在可以先吃下东西或者洗个澡,那里面已经准备了您的衣服,正好是您的尺码,您要是有什么喜好也可以告诉我,我还可以让我们这里设计师给您现做。”

    沐柠:“………”

    程锦心到底请了多少人来这个岛上,怎么什么都能现做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”

    那个人维持格式化的笑容道:“沐小姐叫我零就可以,您在这里的一切都是由我来照顾的,如果有什么做不好的话,请您指出来。”

    沐柠:呵呵

    系统说的没错,程锦心这一次还真是给她安排的明明白白的

    *****

    唐风钰在飞机上看了那段监控视频。很显然,即使那个人的头部都被包住了,但是他还是能从身形判断出,根本就不是沐柠。这个认知难道是让他松了一口气?

    可如果不是他的话,那又是谁带走了她呢?

    从“盛世兰苑”的监控上面显示,在那段时间里面有问题的就是的就是他们的两队人马,一队是秦渊带队,另一对人脸都很陌生,但是问题是,他们离开的时候都没有带人走,可是沐柠就是消失了

    先不说沐柠的消失与季鸣哲到底有没有关系,但是程锦心受伤肯定和他有关系,而在他进入飞机之前就已经把这些消息发给了已经在京都的季梓微,他这次想看看季梓微会给他一个什么样的交代,因为她的事情已经牵连了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在京都一栋别墅中

    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,尽显雍容华贵,名贵的家居增添了几分庄重,清新不落俗套的设计让人耳目一新,而在这栋别墅内的气氛却十分的僵硬。

    季鸣哲坐在主位上,手上把玩这一个玉石,黑色的衬衣让他的成熟气息中带着肃穆,即使在这段时间内,他经历了多个变故,他劳心劳力,面容憔悴了几分,但是他坐在哪里,依然给人“不怒自威”的压迫感

    而在他的对面,季梓微穿着一件黑色背带裤配一件浅色衬衫,她背着一个双肩包,清纯的好像还在上大学的学生。

    佣人把茶点端了上来,在走上到季梓微身边的时候,连头都不敢抬起来。

    外面的风波他们也是知道的,虽然知道的不多,但对于这个敢和自家老板杆上的,她们想象的应该是穿着一身凌厉的职业装,把头发高高地盘起来,不苟言笑的存在。

    可是面前这一位漂亮清纯地让人不可思议,怎么看也不像是能让自家老板吃亏的人。

    季梓微看到她那么紧张,抬起头对着那个佣人笑了笑,笑意温柔,这下子佣人被吓的彻底呆住。

    季梓微摸了摸鼻子,感到无奈,自己长得有那么吓人吗

    季鸣哲轻抿了一口茶,明明她和她现在已经视同水火了,可是他依然能淡定和他在这边讲话。他放下茶杯

    “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他这语气亲昵的好像真的是像长辈对小辈说话一样,如果是不知道的人,实在无法把两人联想成近来在京都都快拼的你死我活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季梓微都快被气笑了,怎么到了现在,他还有空在这边和她装,既然他这样子呢,她也不介意陪他演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是过来看一下我亲爱的小叔叔了,虽然现在我和季家关系已经不行了,但是想想您至少曾经教过我一场,过来看看也是应该的,当然您现在落得如此境地,身为晚辈的我也是很惋惜啊。如果您需要什么帮助的话,尽管开口,我这个人其他的做不到,但是倾听的话还是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“倾听?”季鸣哲冷笑

    “你还真不愧是我亲手教出来的苗子。这几年在国外成长的很快,在国内积攒的实力也不错,如果不是你我这一番,我还真不知道你实力已经到这个程度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叔叔谬赞了。”季梓微听出来他的嘲讽,但是她也不生气,继续和他慢悠悠地打太极,她得等那个人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哪里比得上小叔叔,小叔叔真是谦虚,正值壮年,还没到都到了退休的程度就准备让位,那些位置留给下一辈的年轻人,这个举动让我实在是佩服,只不过您最近的手未免伸的有点过长了吧。”

    季鸣哲原本随意垂在一边的双手不断的收紧,很显然季梓微这句话是真的激怒了他。这几天的事情已经让他心里非常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自己最信任的属下背叛了他,而且还里头跟了那么多人去联名举报他,虽然自己现在只是被停职查办,对于他来说,这不过是个小风浪,只要给他机会就可以挽回,但这样一件事情对于他来说已经是一个耻辱。

    虽然他已经查过,这件事和她没关系,可是从他最近收来的邮件和他调查出的信息来看,他这个小侄女的好朋友季梓微可没有看到的那么无辜,她在他这个事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他还不知道,但他已经派人前往s市了,想来很快就能有个答案了。

    即使这样,他还是气难平。正好她就在面前,忍不住出声嘲讽

    “我自然是没有你们这些小辈厉害了,你这几年倒是遇到不满会明着来,程家那位大小姐就有意思了,背地里做了那么多事,真的出乎意料,你和她这么多年的感情,也没有见得她事事都告诉你吧,我看你好像被他蒙在鼓里吧。”

    季梓微何尝没有听出来,他在挑拨她们俩的关系,握着被子的手不断缩紧,好像要把杯子捏碎一样,季梓微把杯子重重的放在桌子上,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别墅里的其他人内心一颤,只有季鸣哲仍然面不改色

    季梓微脸上依然带着笑容,但这个笑容却变得十分的阴鸷

    “她是什么样的人我自然比谁都清楚。比起她做了什么?我更想知道,小叔叔,你现在直接派人去她的公寓袭击她是什么意思,你到底是准备把季家和唐家关系全部搞砸,还是直接觉得自己已经无所畏惧都可以直接入室伤人的程度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,季鸣哲对于季梓微说的话一无所知,很显然他还不知道程锦心受伤的事情,更加不知道现在所有人都认为是他派去的人动的手

    “程锦心受伤了吗?她受伤和我有什么关系,你别仗着现在已经不是季家的人就在这里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”,季梓微都要被气笑了,她站了起来,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眼神中带着厌恶。

    “你派过去的人带着人闯进她的公寓,和她产生了争执,在这个过程中射伤了她了,她中了俩枪,现在人还躺在医院抢救,生死不明,你现在就在这边开始撇清关系。你是当我,当唐风钰,当整个程家都是傻瓜吗”

    如果是平常程锦心这种态度,他或许此时心情早已不悦,可是这个时候,他哪有这个心思在这上面,他现在心里一直想着季梓微刚刚说的话觉得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他确实派了秦渊去S市那边想要弄清楚一切,毕竟现在很多证据都指向程锦心了,自己身边很多不对劲的事情包括和季梓微的冲突都和她有关系,可是在秦渊去之前,他已经千叮万嘱咐过,尽量不要和程锦心,即使发生冲突,也不能对她动手,程锦心的身体很特别,她代表程家也代表了唐家,如果她出事,就等同和唐家和程家都起了争执,在上一次自己的养女导致她受伤,他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,才让程家和唐家不再追究这件事情,而这一次,如果程锦心真的身中两枪,生死不明的这件事是他手下做的,他可能很难善了。

    可是他实在不相信在自己千叮万嘱的情况下,他们还会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。

    季鸣哲拿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,让自己的心神镇定下来,当他把茶杯放下之后,神情已经恢复正常,不见刚才的丝毫慌乱。

    “你说是我做的,有什么证据吗?别一张嘴胡说八道就可以当成证据。”

    季梓微觉得自己真的是低估了自己这位的厚脸皮程度。做都做了,现在在自己当场质问下,还能嚣张成这样子。如果不是她已经掌握了证据和对他的了解,她还真的会对自己的这个想法产生猜疑。

    “在你的人还没进去之前,她人好好的,在你的人出来之后她就中了两枪,那个屋子里面除了你的人和她本人之外,根本就再也没有其他人了,你总不能和我说是锦心自己对自己开枪吧,而且从她身上取出的子弹带着特殊的标记,而那个标记,我没有记错的话,是只有你的工厂才会生产出来的东西”

    在季梓微和自己说这件事情的时候,他心中的猜测就是那两枪是程锦心自己给自己的,着是她自导自演处成为一个闹剧,就是为了冲他来,可是听到季梓微说子弹带着特殊标记的时候,他却迟疑了。带有特殊标记的子弹并不是他属下人人都有,也不是外人能随便仿照的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那个子弹上带着特殊的标记吗?”

    季梓微点开手机,把从程锦心身上取出的子弹照片点出来给他看

    “您还真是厉害,还真的是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是你做的,拿过去对方锦心的子弹,还是带着只有你工厂才能产生的特殊标记。”

    季鸣哲接过她的手机点开那张照片,不断放大,认真地端详,即使那张照片中的子弹已经被血液模糊了很多,但是他依稀可以辨别那子弹上的特殊标记是真的,这个认知让他的脸不自觉的阴沉下来。难不成真的是他们几个不知天高地厚对他出手了吗。

    季鸣哲把手机还给季梓微,自知理亏,在还没有找到秦渊,确定一切事情之前。他也不能多说什么,只能说道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先和他说清楚吧。”,季梓微看到门外逆着光而来的人,神情终于松动了一些,季梓微起身走到他的面前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外面等你,你既然想和他谈一谈,就好好的说一下吧,锦心这件事情我很抱歉。你想要怎么对付他,我都不会阻拦,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,我一定做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到外面等我吧。”,唐风钰刚刚从飞机上下来匆匆而来,听到季梓微的话,冷漠的神情没有半点松动。

    季梓微也不在意唐风钰的冷脸,对着他点点头,就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季鸣哲看到他的到来,警惕地半眯着眼睛,身体开始不自觉地绷紧,意识中已经进入了防备状态。

    在这么多小辈当中。能让他唯一赞叹且有危机感的也就只有他——唐风钰

    不只是因为他是唐家的当家人,更是因为他这两年的手段真的是让他自惭不如。即使他知道唐风钰这几年在京都暗中培养了很多势力,而在这次他和季梓微的争斗中,他也不知道从他们手中抢走了多大的份额,他有很多次都想去阻止,可每次都是无疾而终。

    程锦心刚刚受伤,他就直接过来了,很显然来者不善。

    季鸣哲不想自乱阵脚,朝唐风钰伸出手示意他坐

    “远来是客,要不要喝一杯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”,沐柠失踪,他心里乱的很,哪有什么心思和他在这里打太极瞎扯

    唐风钰在季鸣哲对面坐了下来,开门见山道

    “沐柠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季鸣哲一时间没反应过来,刚刚是程锦心的事情,现在又变成了沐柠了,沐柠居然失踪了,而很显然从唐风钰的语气来说,他认定了这件事是他做的,他刚刚还认为可能是自己哪个愚蠢的手下不知所谓对程锦心出手,可现在看来应该不是,这根本就是一个局。

上一篇: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道理
下一篇:没有了

友情链接:

版权所有 商洛市小学网
陕ICP备14005747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