商洛市小学欢迎您! 设为首页| 加入收藏|
首页 通知通告 校园新闻 最新导读 教育科研 交流中心 校园景色 资源中心 阅读中心 校园调查
作文秀吧
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道理
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再所
第461章 重口味的喵
第四十六章
第一百七十四章 鬼祟
第782章 妖魔渊(34)
第224章 钢琴节目换人
第50章 麻烦事
第287章 故事曲折

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道理

2020-09-11  来源:  作者:商洛市小学网

来源:[db:来源]作者: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:2020-09-08 一路无话。 司机也有感应,目光注视前方,绝不肯多挪开目光瞬间。 沿途三十来分钟的距离,韩东跟关新月的手机交替在响。 有微信视频,有电话。 关新月大多来源于海城跟同……     一路无话。

    司机也有感应,目光注视前方,绝不肯多挪开目光瞬间。

    沿途三十来分钟的距离,韩东跟关新月的手机交替在响。

    有微信视频,有电话。

    关新月大多来源于海城跟同湾的工作。每一天,或早或晚,总归会有几个这种电话。

    同湾则是施雅打来的,汇报着正一集团的动向……

    工作上松了口气,因为不出状况的话,资金这两天就会到账用于填补天海的缺口。可是这些好消息,此时传来,已不能让她产生多少愉悦。

    跟韩东一前一后,各自忙活着自己的事情。在一个车内,像是处在两个不同空间。

    她做事喜欢了然于心,尽在掌握。

    今晚,这种心境被打破了。

    全然不在掌控,包括自己。

    隐觉察出他有任何恼意,她都不敢再有所表现,爱惧难以分明。

    街景闪烁,灯杆衡量着车速。

    关新月心神难宁,不去听男人电话的聊天内容,思维跳跃不定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总有那么一群人可以不劳而获。同时也有着另外一群人,不管如何努力,求而不得。

    她父亲说这是运道……

    关新月想信自己的父亲,她也的确信了很多年。可随着父亲本就波折不稳的小生意彻底垮掉,欠下债务,她需要去跟沈长铭订婚来解决家庭困境的时候就不再信了。

    父亲教育方式是不对的。他在为自己无力承担某些责任的时候找借口,来用他失败的经历教育她,树立她错误的价值观……

    他教了她很多,唯独没有教她该怎样去选择,拿什么去选择。

    活着都很吃力的时候,她做不到像父亲一样,麻木不仁而理所当然的平庸。也做不到,被孩子家庭琐事缠住,局限在一个思想停留在九十年代的小家之中。

    道理相同,人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韩东的电话跟视频分别是是姑妈跟女儿,姑妈询问他离开宴会后的动向。女儿还表达不完全,一接通,只会喊爸爸。笨拙稚嫩的腔调,反能轻易把人融化。

    他大多数时间也在应付孩子,想安抚她早点休息,却挂不掉。

    咔哒!

    画面转动,视频中有其它人影,应当是夏梦到家了。

    韩东从后视镜中瞥了眼关注点犹自在窗外的关新月,温声道:“宝贝儿,爸爸困了怎么办。要不,明天去找茜茜玩。”

    瞧女儿嘟嘴不肯,他惊讶道:“咦,茜茜头上是什么,会亮的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上当,胖嘟嘟的小手,好奇揉了揉头顶啾啾。

    韩东趁她分神,暂且挂了。

    车子,不多时停在了小区门口。

    他先下,拉开后车门等关新月也走下来,摆手示意司机开走。

    车灯闪烁中消失,韩东看向面前一栋数十层高的建筑物:“当初怎么选择买这里了,距离你们老通源总部挺远的。”

    关新月像忘了之前不快:“贵,这是我买的第一套房子,户主是我妈的名字。当时购买的目的是怕将来有一天山穷水尽,至少还能有栖身之处。”

    走动,掏出韩东口袋的烟点了一支。不习惯男士香烟,不免捂嘴咳嗽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我是觉得什么背景都没有,遇到困境也找不到可以帮忙的……所以买房最初的打算是避险。现在林林总总差不多有十几套,没有任何一套是我的名字,全是我爸妈的。”

    “狡兔三窟啊!”

    关新月无所谓:“随你怎么认为。”

    韩东哪看不出来女人还有情绪,笑着把她烟拿过来掐灭:“男士烟都有尼古丁,不适合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对女人抽烟喝酒无所谓嘛。”

    韩东无意识摩挲着她冰凉而细腻的胳膊:“别的女人如何跟我没关系,你抽烟喝酒对我来说肯定有所谓,它伤身体。”

    扇了扇面前空气:“看,才抽几口,说话全是烟酒味。”

    关新月挡住他越凑越近的嘴唇:“那你离远点。”

    “怕你冷。”

    关新月温顺平和:“进楼就不冷了。倒是你,穿的也很薄,别着凉就成。”

    “我肯定没事,要不是怕身上纹身太恐怖,外套早给你了。这才哪到哪,在部队的时候,零下十几二十度,光着背照练……”

    关新月寻常被男人几句话哄的必然乱了头绪,只今天冷静的异乎寻常。不容说话,转过了眼睛:“你还忘不了她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东子,你永远都没办法真正了解女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前妻她是故意的,故意出现在宴会上,故意跟李瑞阳成双入对……全部,都是故意。我没猜错的话,她有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尤其平淡的口吻,韩东适当打住:“这些我都知道,我的确不了解女人。包括你,我现在都不清楚你还有没有生气。既然你提到这件事,我不妨直接告诉你,我是有心帮她!至于利用与否,与我也没什么损失,锦上添花的事我乐意做。”

    关新月滞声。

    韩东则摁了电梯,进去问:“几楼来着。是次一层么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数十秒的时间,到达。

    韩东不急不慢的看她开门,方才补充:“你也说了她是我前妻,谁能一下子断的干干净净,漠不关心。我口是心非的告诉你跟夏梦势不两立,你也一定不信。”

    关新月站在门口,转身拦住想跟着进来的男人:“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韩东随手将人拨开,开灯,边打量着边心不在焉:“你是了解我的,就算仅为了孩子,我也没办法对她坐视不理。且如果我真的那么做了,你对我看法肯定又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关新月自嘲:“东子,你说这些,是觉得我一定会理解。我是个女人,顾虑一下我的感受行吗?”

    “你当然是女人,还是在我心里最优秀的女性典范。如果月月你还是个不懂世事的小丫头,我哄着,劝着,瞒着,都会千方百计的说谎绕过这件事。但你不是,你最善解人意,你会懂我做事的目的,会换位考虑……”

    关新月古怪:“别跟我用话术。”

    韩东正经:“她今天在酒店那样,无非是让你不痛快。还有,前一个口红印跟夏梦没有任何关系,你若不信,我现在就可以当着你面打电话跟那个恶作剧的女孩证实……再则,我回东阳这么多天,几乎没有跟她单独见过面。还有任何必要见面热吻,就不至于离婚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问你上一个口红印的事。”

    韩东倒了杯水:“你肯定把两件事想成了一件事,我这不得主动坦白……。碰到你这种心有千千结的,说谎没用。一个谎话能圆过去,两个肯定串不到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讽刺还是夸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敢讽刺你。这是你地盘,不让住,我今晚就无家可归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不敢的,明明理亏,非但不解释,还冲我发火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那是冲夏梦,看错她了!绝对没有冲你的意思。要是不关心你,傻了才会陪你浪迹街头。还不是担心有哪个小流氓看我们家关总太漂亮,心怀不轨……跟那两名记者冲突,也是不想他们不想再编排你什么。不然我一个藏头露尾的人,还真不怕他们拍几张背影……”

    “倒是你,一点不理解我用心,倒打一耙!”

    关新月想笑笑不出,想怒无来由。无语片刻:“你颠倒黑白还能这么理所应当,说来说去,全成我的错了!我哪天跟别的男人接吻,也告诉你是误会,你会不会心平气和。”

    “谁敢!”

    关新月抢过了他杯子:“现在不想听你说话,我出钱,你去住酒店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走。你们家装修我还研究透呢,挺有格局感的,这灯光搭配的也特别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研究吧,借你一晚好好研究,我住酒店。”

    “周围没酒店。”

    韩东不由分说把人带过来,静静拥着,声音更轻:“月月,没有道理啊。把人带到家里,又想赶走。”

    “谁,谁跟你讲道理。”

    www

    <!-- feizw:14665:12402081:2019-04-25 05:09:13 -->

上一篇: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再所不惜
下一篇:没有了

友情链接:

版权所有 商洛市小学网
陕ICP备14005747号-1